腾讯音乐遭重锤,字节跳动入局音乐行业未来怎么走?

  • 发布时间:2021-10-14
  • 发布者: 超级管理员
  • 来源: 本站
  • 阅读量:7

《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第一起!

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腾讯处以50万元罚款,并责令腾讯于30日内解除已达成的音乐作品、录音制品等具有排他性的版权协议。

腾讯收购中国音乐集团涉嫌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处罚落地,成为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对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采取必要措施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第一起案件。

放弃版权独家对于整个音乐行业来说可谓一大利好。垄断限制了竞争活力,而一旦音乐行业主要生产要素“音乐”资源成为一种低成本获取的生产成本,行业进入壁垒、竞争壁垒将大大降低,音乐行业“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盛景将更有利于国内音乐领域的创新。

而另一面,腾讯音乐及腾讯下跌的股价似乎又暗含市场在抛弃腾讯。其实此次处罚并未要求拆分,腾讯音乐得以保全大体。

而随着中国在线音乐领域的重要监管实锤落下,腾讯音乐也将受到类似台风“烟花”登陆般的巨大影响,腾讯音乐如何捍卫自己的音乐娱乐王国?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又将迎来怎样的局面?

监管在路上,强强联合需谨慎

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放出一则处罚信息,责令腾讯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无正当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措施。

此外,腾讯还需于三年内每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报告履行义务情况,并接受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严格监督。

监管重锤再次砸向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而此一事项的调查则是源于腾讯于2016年7月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

2016年腾讯的这场强强联合甚至以小博大让人叹为观止。中国音乐集团旗下拥有“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两大在线音乐品牌,2016年腾讯约30%的市场份额尚不及中国音乐集团约40%的市场份额。

2016年7月12日,腾讯将旗下QQ音乐业务投入中国音乐集团,获得后者61.64%股权,取得对中国音乐集团的单独控制权。

拿下中国音乐集团的股权后,组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成就腾讯音乐霸主地位,并顺利于2018年在纽交所成功上市,股票代码(TME.US),开盘价14.10美元,较13美元的发行价上涨8.5%,当日报收14美元,市值为228.94亿美元。

成为互联网音乐第一股的腾讯音乐或许怎么也没有想到,监管会秋后算账。根据市场监管总局披露的数据,2016年双方交易完成后,以音乐版权核心资源占有率计算,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的曲库数量分别为1210万、821万,其中独家曲库为314万、130万,曲库和独家资源的市场占有率均超过80%。

该笔交易构成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且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成为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对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采取必要措施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第一起案件。

对于腾讯音乐来说,罚款并不是最大的压力,解除独家版权协议才是,这项行政处罚将对公司发展带来何种影响?

独家版权成过往,版权的“坑”可以终止

曾经的在线音乐市场,得版权者得天下。

2014年,周杰伦联手QQ音乐发行中国第一张音乐数字专辑《哎呦,不错哦》,林俊杰、蔡徐坤等人也纷纷加入,在线音乐平台抢了实体唱片公司的生意。

背靠腾讯巨大流量,QQ音乐的宣发成为一大杀手锏:APP开屏、banner位、歌单、人工智能带来的算法推荐等手段,能让作品迅速“出圈”,这是实体产品公司不具有的优势。

对上游版权的介入也让QQ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版权意识开始升温,版权就是核心产品,代表着更多收入转化可能,代表着用户留存,是核心竞争力。

而2016年,腾讯操盘的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更是对版权资源的一种掠夺。中国音乐集团业务不仅包括网络音乐平台,还包括唱片公司出版业务、版权代理业务等。

在巨头操盘下,腾讯音乐横空出世,占尽优势资源,曲库和独家资源的市场占有率均超过80%,并且拥有周杰伦、刘德华、五月天、容祖儿、周深等一众优质歌手独家版权,其中还包含有华纳、环球、索尼、英皇娱乐、福茂唱片等版权代理,正版内容生态方面腾讯音乐全面领先,可谓“吃尽穿绝”。

业务上的压倒性优势,让腾讯音乐保持业绩稳定。除了2018年第四季度公司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8.75亿元。而该季亏损源于上市相关的一次性支出15.2亿元,涉及发行给华纳音乐集团和索尼音乐娱乐等唱片合作伙伴的股票费用。

对比腾讯音乐主要行业竞争对手,正在港股上市的网易云音乐至今业绩仍在亏损当中。Wind数据显示,2018-2020年,公司净利润亏损分别达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

而网易云音乐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公司需要向音乐厂牌等内容合作者支付的授权费,以及向直播表演者及其直播公会支付收入分成费,是为内容服务成本支出。2018-2020年,公司分别产生收入成本25亿元、34亿元及55亿元,占当期总收入的比例分别约为172%、123%、98%,比例十分夸张。

腾讯音乐也在内容上加大投入,其内容成本上升导致营业成本快速增加。2019-2020年,腾讯音乐营业总支出分别约为215亿元、25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7%、18%,分别大于同期营收增速34%和15%。

财务成本高企背后,是市场上腾讯音乐与网易云的暗战。

据公开报道,2018年4月,因为未能与周杰伦完成版权续签,网易云不得已下架其所有歌曲,导致将近15%的网易云用户转投QQ音乐。

网易创始人丁磊认为,一些公司控制市场,每年版权的租赁成本被抬的很高,对整个中国的在线音乐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作用。

如果说上述这句话只是他针对友商的不满,那么在2020年3月举办的财报会议上再次炮轰音乐版权市场,直接表达对唱片公司华纳、索尼、环球独家销售模式不满,在同行的争相购买下,一些版权成本超过合理价格。

网易云音乐于2013年成立,虽然和腾讯音乐一样出生于互联网大家,但网易云的版权规模远逊于腾讯音乐。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网易云音乐拥有正版曲目授权超3000万首,不及腾讯音乐的超4000万首;网易云音乐代理版权来自华纳、环球、索尼、滚石等,而腾讯音乐代理版权不仅来自华纳、环球、索尼,还有英皇娱乐、福茂唱片等。

腾讯音乐跟主要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的纠纷也反映了国内在线音乐市场日渐丧失竞争活力的一面。

字节跳动入局,在线音乐迎新格局

此次监管重拳出击,对腾讯音乐影响较大。

自今年被纳入反垄断调查后,年初迄今公司股价已经跌去约44%,其中近20日跌幅约为31%。

受连带影响,腾讯控股早盘收跌6.52%,股价跌破500港元,市值蒸发332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770亿元)。

二级市场的动荡在腾讯音乐业务发展没有明朗之前,恐怕还要处于震荡区间。除二级市场,要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更多影响还是体现在业务上。

此前腾讯音乐借助强大的版权资源,在业务、业绩上处于行业绝对领先优势。公司三大音乐品牌酷狗音乐、酷我音乐、QQ音乐月活均碾压网易云音乐。不过进入2021年,这个剪刀差似乎有收窄趋势。

而监管此次督促腾讯放弃独家版权,对于整个音乐行业再发展是一大利好。垄断限制了竞争活力,而一旦音乐行业主要生产要素“音乐”资源成为一种低成本获取的生产成本,行业进入壁垒、竞争壁垒将大大降低,音乐行业“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盛景将更有利于国内音乐领域的创新。

此外,单曲循环已经不是用户的最爱,音乐+才是Z世代的动感音符。尤其是与人气平台短视频与音乐的完美融合,让“音乐+短视频”成为音乐、短视频平台短剑相接的领域。2021年字节跳动已成立音乐事业部,对抖音音乐依旧海内外音乐进行布局。

反过来,对腾讯音乐不一定是坏事。虽然放弃了独家版权,但对于腾讯音乐这样已经跟客户形成一定黏性的大平台来说,竞争优势仍在。

由于腾讯音乐早就在布局音乐+业务,在2020年,其以内容社区、直播等为基础的社交娱乐业务占腾讯音乐的营收比重已增至66.9%,成为公司营收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此外,不再竞购独家版权,也可以让音乐版权费用回归合理区间,减少腾讯内容投入,进而降低公司营业成本。

上海证券认为,此次处罚不涉及腾讯音乐的拆分,是相对温和的处罚手段,充分考虑到了监管措施对二级市场可能产生的重大影响。

得以保全大体的腾讯音乐未来需要加码业务创新,探索更为多元的商业化模式。

本文源自财华网


在线客服

扫一扫

咨询热线

19928807767